当前位置:2008免费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后宫佳丽心悦我 > 第六章

第六章

小说:后宫佳丽心悦我作者:酥脆饼干最后更新:2017-12-10 00:00:04
子夜时分,星幕高旷。

夜色下,一驾宽大马车在空寂道路上疾行,车篷悬挂的金制角铃,随着马车行走而叮咚作响。六匹高头白马,额间均有一绺红,正是大宛名马“千里雪睛”。

青石路面布满了青苔,马蹄踏过,却稳稳疾驰,隐入夜色。

车中平稳,铜炉飞出袅袅青烟。抱朴散人正打坐凝气,忽然睁开眼,侧耳聆听片刻后,沉声吩咐:“改道,走紫阙府的正门。”

赶车之人不明所以,手下却未停,马车驶向了另一条岔路。

今日给天子送了“清悟墨禅”后,抱朴散人推却了宫中的盛情挽留和文武大臣的邀请,正午时分便带人离了宫。

他掀开车帘,脑海中却浮现出今日在宫里见的那抹红色身影。

道路两旁的空旷田地,一两棵枯树挂着静月霜辉。马车一路行走,扑面有薄薄清雾,拂去而散。这方圆十里,都是素处仙君的地盘,是以这条小路,被以法奇门随意布了几道屏障。

这屏障尽有意思,依月盈月亏规律而变幻,若德行不足之徒,奇异地便过不去,自然而然就拐上了其他岔路,凭此拦截了不少前来拜访的无明无慧之人。不过对抱朴散人来说,天下法奇门、数奇门,皆翻不出他的手心,看破别人的布阵如串门子一般。

及至夜半时分,马车便停在了骊山西郊的一处府苑前。

坐忘观尘阁。

黑夜里,这处院落一片静谧,亭台楼阁林立,如云水仙境。

素处仙君在这里住的时候不多。此时,门口黑压压,守着紫衣侍卫,戴黑金半面罩,配赤乌刀,正是专司护卫的“紫炁(气)”,说明主人定然是在此。

他的两个弟子,赐名分别取自“素处以默,妙机其微”,二人皆是誉满天下。而世人尽知首席大弟子是妙机道长,二十五岁便继承了抱朴堂法印。

却不知,令天下诸国敬畏的素处仙君,乃故人所托,亦是他最珍重、最神秘的俗世弟子。

几十名紫炁向他跪地行礼,抱朴散人颔首,进门后分花拂柳,穿过曲径通幽,眼前便是一个巨大的湖泊——

九星望月湖。

当年素处仙君游历归来,途径此地,看到这湖泊,仿若天地斧凿,观星绝佳,便以重金收了方圆十里农户的田地,在此建了紫阙府,坐忘观尘阁。

湖面氤氲着飘渺雾气,九星望月湖上,有扁舟漂浮,悠悠而歌。这是坐忘观尘阁的迷雾阵法,以《道德经》为屏障。抱朴散人沉声,却音若洪钟:“致虚极,守静笃——”

声音在湖面震荡,那艘小船听了此暗语,在水面上又是一荡,眨眼间来到了岸边,恭敬请他登船。抱朴散人上船,穿过迷蒙雾境,几息后,小舟便停泊到了湖中心的亭子旁。

素处仙君背对着他,广袖随微风而动,只见其背影,便觉兰韵芳雅之气。难怪北燕国公主曾远远望了素处仙君一眼,便道其静有高华之美,动若云水之巅。

只是他避世久了,只以道名“素处”闻著于天下,刻意隐去了本名,所以世人也并不知,他们趋之若鹜所求的“清悟墨禅”,并非是什么禅意,只不过是素处仙君的本名是郦清悟,仙君的墨宝也懒得取名,借本名罢了。

抱朴散人足尖点水,跃进亭子里,银发未乱纤毫。他对自己这个小徒弟,惯来是和气:“你料事倒比为师还准了。陛下已听了你的,将人放过。可为师记得,你说若救了她,一切便会脱离了掌控,为何仍要如此施为?”

郦清悟回过身,远山眉如雾,清瞳似墨。玉质仙颜,在月色星辉下仍不减其容色之二三分。他着浅玉色直裾,衣上云纹随动而流华隐现。革带缀月光石,映出点点湖光。

——为何要救?

郦清悟顿了片刻,坐回案前,最终也只是回道:“此人亦是变数。她自棺中起,时机合了我的天星择日法。凶中未必是险。”

抱朴散人蹙眉,捋须沉吟:“如此说来,而今,宫中竟是有两个变数了?”一个就已经足以祸乱后宫,还一来成双,委实不是什么好事。先帝朝的后宫之祸,都差点毁了国基。

两个变数啊……

郦清悟微笑着给师父斟茶,姿态端雅而从容:“既是变数,便有双刃之利险,我且留她一段时日,看她究竟存了什么打算。若是有不臣之心,自然留不得她。”

茶杯推过去,此刻湖面上忽传来异动。

九星望月湖乃环岛而筑,微弱的震动便有波纹涟漪,此刻轻微的异响穿透雾面,是有不速之客,正踏水而来!

郦清悟没有回头,“气听”辨声定位,一手敲击铜铃,一手在石案上一拂。案上的长剑被震出鞘,乌黑古朴的剑身,出鞘后在月色下寒光凛然,百年沉积残血的气息扑面而至。

——山海灭。

晋国开国时,太-祖供奉于神坛之利剑。

长剑出鞘的嘶鸣,裹挟着肃杀之气,飞出数丈,迎面以削铁如泥的劲道,将那个不速之客远远震飞了出去。

那人被震出一口鲜血,还未来得及出声,两名紫炁闻铜铃声至,悄无声息从天而降,制住了人,将他押入湖心亭。

长剑似长了眼睛,自发打着飞旋回来,归拢入鞘,郦清悟和抱朴散人依然端坐于亭中。那一身黑衣的不速之客,也被带到了二人面前。

“你身手倒是极好。”否则也不会星夜兼程,从长安一路尾随而来。抱朴散人自然是一眼识出了他:“跟了贫道一路,究竟目的何在?”

那人被郦清悟一剑打散了心神,目光不由自主追寻那柄剑——中原名剑,山海灭,晋太-祖开国宝器,可有所号令,甚至有废立大统之权,历来被帝王供奉于奉先殿。如今,为何在素处仙君的手里?

他困惑的目光望向郦清悟,对上后者的视线——双目如寒潭深渊,高高在上的威压,竟迫得他垂头,心知素处仙君方才已是手下留情了,歉声道:“万不敢对二位不敬。乃是家主想求问仙君,那句传言——”

他眼睛一转,顿了顿:“那句‘晋过五世而亡’的传言,您可有什么指点?”

湖心亭一片静谧。

那人久不闻其声,抬起头,只听郦清悟淡淡道:“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家主人,究竟是谁?”

那人悚然一惊,他来之前也是做了充足伪装,想先把“坐忘观尘阁”的机关地貌熟记于心,能活着回去便好,未料竟被看穿了。而下一刻,郦清悟的眼神忽然深邃了几分。

那人蓦地想起当世四大道门之术,其中的窥斑见豹——“窥一斑而见全豹,睹一目而晓神思”,素处仙君是在试探他的记忆!

下一刻,这名不速之客口角流血,倏然倒地,气绝身亡。

他震碎了自己的经脉,自绝于众人面前。

九星望月湖依然一片静谧,仙雾渺渺,《道德经》的吟唱悠荡天地。两名紫炁跪地道:“主上……”

抱朴散人蹙眉,伸手一探,知道这人是救不活了。他以眼神询问郦清悟,后者拂了拂衣袖,带着思忖:“他怕我探知到他的秘密,又抵挡不了,情急之下,只好自我了断。”

而方才,他用窥斑见豹,也确实看到了几幕零碎画面。北燕朝中有异动,已经派人伏于后宫,可惜还未及看清,这人便死了。

抱朴散人摇摇头,郦清悟对着那人尸体道:“一句近百年的传言而已,你的主人可以不必惦记了。”

既有变数,天下便没有一成不变的轨迹。

紫炁带着尸首退下,方才的一切仿佛没有发生。

抱朴散人端起茶,蒙顶石花在杯中沉沉浮浮,散发袅袅香气。小弟子的茶艺,如同他的行事,看似随心却探不清深浅。抱朴散人问道:“当今天子,你还打算换人否?你选的那个宗室子,资质委实不错,有帝王之德。”

“虽然萧怀瑾行事极端,”郦清悟抬眸,望向星幕苍穹:“不过既然变数已至,前景未卜,就不宜妄动,再静观以待吧。我会继续护着他。”

抱朴散人手中的拂尘轻轻一甩,口气中不免有两分惋惜:“上次见陛下,还只是个一派天真的小皇子,若非当年……”他顿住,看了对面的郦清悟一眼,自觉失言,笑了笑,话便跳跃着转开了:“但愿那女子,承你救命之情,不会倒行逆施。”

夜风吹皱湖水,拂来凉凉雾气,萦绕二人周身。郦清悟曼声道:“后宫中,此刻已是最危险之所在,过几日必是要去会会她。”

声音渐渐淡入月色,天星高悬,仿佛谙藏着天地间的异动。( )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