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08免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棍朝天 > 第五百四十六章 铤而走险

第五百四十六章 铤而走险

小说:一棍朝天作者:憨木匠最后更新:2017-10-25 00:49:58
擒贼先擒王,只需重创了这姓梁的家伙,余者再无可虑。

“血煞魔功!”梁姓修者显然识得此功,惊呼声中,此人面色瞬间变得惨白,竟然趁势一滚,一骨碌栽入土中,就此消失不见。

见得对方主力避战而逃,血云猖狂大笑起来:“竟然是金土双系修者!可惜的是,堂堂金丹强者,一招没出就土遁而逃,这胆子也未免太小了吧。”

庞老大的目标,本来是那梁姓修者。却没想到对方不但是金土双系修者,而且还是一个怂货,竟然一招没出,直接就施展土遁术给逃了。

骤然失去目标,庞老大略一愣神,其化身的血云度不减,略一翻涌,忽然幻化出一只硕大的手掌,仿佛遮蔽了天空,蛮横而粗暴的一掌拍下,目标直指余下五人。那大手由粘稠的血液凝聚而成,血色光芒闪烁,透出一股让人心寒的邪异之气。

“魔修!庞氏双魔!”蓝眉蓝女修显然也认出了对方的来历,顿时花容失色,此女本就挂了彩,此番骤遇强敌,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迭符箓扔出。

听得梁姓修者指挥,屠姓修者已然取出一个相貌古朴的铜钟来。正待激,却被庞老大一声魔音给阻了一瞬。此即见得血云厉害,再不敢有丝毫怠慢,当即全力催动法力,铜钟上顿时漾出土黄色的光晕来,其光晕急剧放大,瞬息间将其笼罩在光晕之中。

以铜钟之威,完全可以笼罩五人。但是,见得这血色巨掌的威势,屠姓修者却出自本能的选择了明哲保身,仅仅护住了他自己。毕竟,这铜钟不过是一件上品灵器罢了,虽说全力激后,哪怕金丹真人也难以短时间内破其防御。但是,防护范围越大,其防护之力也就越弱。乍遇魔修,而且还是凶名昭著的庞氏双魔,屠姓修者并没有信心能护住所有人。

骤遇强敌偷袭,顿时显出了众人的秉性。屠姓修者选择了明哲保身,仅以铜钟护住了自身,蓝眉女子却是以攻代守,瞬间激一迭符箓攻向敌人。那手持长弓的修者则是毫不犹豫的斜刺里暴退开去,此人身为弓手,正面搏击并非其强项,身法却是不俗,便见一抹残影闪动,再出现时,已然远在百米之外。回一瞥,不禁目呲欲裂:“谢四海,小心!”,想也没想,抬手引弦如月,一支深蓝色的劲箭瞬息幻化而出,一松手,“嗖”的一声,箭矢化作一道蓝光,直奔血云而去。

余下俩人的动作却是慢了半拍,受那魔音啸声所震,红衣女子与那控蛇老者稍一愣神才清醒过来。此时,那血色大手已然近在咫尺。此番避无可避,红女子贝齿一咬,抬手就是一串火球飞出,带着灼灼高温,直奔血云而去。

控蛇老者正待出手还击,心中却猛然一抽,只觉得一阵巨大的危机自身后袭来,那冰冷的杀意,让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不好!除了这血色巨手之外,竟然还有敌人隐伏在侧,趁着血色巨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此番悄无声息的趁势偷袭。

错非控蛇老者身为木修,天生对气机的感应敏锐之极,提前觉察了杀气,否则的话,死了都不知道死在了谁人的手中。

甫一察觉身侧有人偷袭,此时已然避之不及,甚至连祭出防御灵器的功夫都没有,控蛇老者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不过,此人也是个狠角色,避无可避之际,竟然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竟然一脚踹在那黑色的石碑之上。

一切说来缓慢,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庞老大化为血掌,狠狠拍向众人,庞老二则化作一支血箭,悄无声息直取梁姓修者后背。

不料对方却避而不战,直接一个土遁术藏入了石柱之中。双魔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实战经验当真是丰富之极,此番骤然失去要攻击目标,两人并没有气馁,而是迅改变了战法,庞老大以沛然莫御的血掌强攻,庞老二则瞬间选择那控蛇老者进行偷袭。

双魔本来是金丹的修为,被人追杀,生生将其境界打落至筑基修为。最近一直潜伏在阴风窟中养伤,已然回到了筑基顶峰的修为。不过俩人修炼的魔功威力奇大,哪怕修为降到了筑基顶峰,等闲金丹真人也不见得就是对手。此番竭尽全力联手偷袭一个普通的筑基修者,自然是手到擒来,对方绝无活路。

如果没有意外,这世上就没有奇迹之说。双魔笃定一击必杀,那控蛇老者必将陨落无疑。但是事情的结局却让众人意想不到。

且说蓝眉女修随手一把符箓扔了出去,以其浑厚的法力瞬间激,瞬息之间,什么火鸟符、金刚符、金砖符、万箭符还有传送符等齐齐激,便见五彩光霞闪耀,乱七八糟的符箓齐出,各种符攻齐射,虽说威力平平,但是众多符箓齐出那声光的叠加效果还是相当震撼的。

庞氏双魔声名狼藉,仇家遍地。能够活到今天,小心谨慎的生活态度绝对是一个因素。

此番见得众符齐出的声势,庞老大也不禁稍稍一怔,血掌在虚空略一停顿,再次挥掌拍击的时候,那弓修已然射出了一箭。

化身血云之后,庞老大对实体攻击还真不是特别畏惧。不过,这一箭真正的威力却并不是劲箭的穿刺之力。弓修这一箭,乃元素之箭,乃其体内冰寒之气凝为箭矢,再以强弓射出,如此既拥有了冰寒之力,又拥有了箭矢的穿透之力,再加上强弓的度加持,其威力无疑于三倍增加。

寒冰箭瞬即至,一箭射中血掌,“嚓”的一声,冰箭完全没入掌中,随即便听得砰的一声炸响,却是寒冰箭射中敌人后,高度凝聚的冰寒之力瞬间爆开,不但炸裂敌人的肌体,同时也将冰寒之气四下散开,将对方彻底冻结。

箭矢奇快,直到没入血掌,“谢四海,小心!”的警讯这才传入众人耳中。

血掌不惧实体攻击,却终归由液体组成,吃了一记寒冰箭,血掌的伤势可忽略不计,但是被冰寒之气侵入体内,小半个血掌顿时凝结成冰,失去了对这一部分血液的掌控,忍不住嗷的一声惨嚎,攻势顿敛。再被红女子的一串火球击中,血云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转瞬之间,庞老大先是被寒冰箭击中,随后又被烈焰击中,当真是体会到了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嗷嗷”大声呼痛,血掌攻势为之消散,血云翻涌,瞬息间化作一名中年汉子。

此人脸色苍白,红唇白牙,一脸阴翳的望着众人,两只瞳孔便如充血了一般,散着妖异的光芒,那目光,让人胆颤心惊。

庞老大攻击受阻,不过,控蛇老者的危机却并未解除。

一般来说,被庞老二偷袭的对象,筑基修为的基本上就没有幸存的案例。

更别说,庞老二此番偷袭的对象,本来是那拥有金丹实力的梁姓修者,自然倾尽了全力。血箭紧追敌人后心而去,一旦被血箭击中,控蛇老者谢四海瞬间就将化作一个血人,其精血与生机,将完全被庞老二所吞吸。

避无可避,躲无可躲,防无可防。

三无人员谢四海只得铤而走险,一脚猛踹面前那石碑,就算这石碑蕴含着危险,倒也能拉上偷袭者垫背。

至于连累了屠姓修者与两名女修,他却是顾不上了。

且说谢四海不顾一切踹在那石碑之上,异象顿生,便见石碑上白光一闪,谢四海竟然突兀的自原地消失了。

仅以毫厘之差,庞老二化身的血箭洞穿了谢四海留下的残影,一闪出现在百米开外,血箭一振,同样化作一名中年汉子,脸色苍白,红唇白牙,一脸震惊的望着石碑,讶然道:“传送台?”

说话声中,忽听得地底咚的一声响,那黑色石碑一振,复又白光一闪,再没了动静。

“该死的!姓梁的从地底触石碑,也传送进去了,老二快抢!”庞老大苍白的脸庞闪过一道不正常的红晕,眉毛抽动催促庞老二道。不过一开口,忍不住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显然早前被那寒冰箭所伤,回复本体后一直强压伤势,此番气急败坏,再难压制伤势。

听得吩咐,庞老二也即回过神来,正待有所动作,不料对方几人也即醒悟,两名女修相继触碰黑色石碑传送不见,屠姓修者一瞥远处的弓修,眼神略显歉然,随即一掌拍在石碑上,瞬息间也即消失不见。临走兀自不忘挑衅一声:“你们两个魔崽子,有胆就追来啊!”

除了那弓修外,潮榭高地一行人尽皆传入了未知的地方。

听得屠姓修者临走前挑衅之言,庞老大脸上青气一闪,忍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眼见庞老大神色不善,庞老二无端一阵心虚,解释道:“大哥,如果施展血遁,自然能抢在那两个贱人前面传送而走。但是,那谢四海与姓梁的必然守在传送阵的彼端,我刚施展了血遁术正自虚弱,这要莽撞的传送过去,恐怕就折在这里了”

听得庞老二的解释,庞老大冷漠的点点头,也不答话,神色不善的望向那弓修,“你小子这一记寒冰箭竟然能够伤我庞范,倒也算个人物。不过,你这孤单英雄好当,可惜你这些队友却不咋地啊。那姓梁的修为最高,逃的也最快;那姓屠的将防御撑大,凭着受些伤,护你传送不难,却也抛下队友独自逃生了。哥们,摊上这些队友,你这眼睛不怎么样啊。如今孤身面对我兄弟二人,小子,你会死得很惨啊!哥们敬你是条汉子,啥也别说了,你,自裁吧!”

弓修被队友舍弃,如今独自面临庞氏双魔,要想逃生无疑痴人说梦。说不得叹息一声,凄然道:“我辈修仙,自私自利的事情见得多了。我李忠识人不明,交友不慎,怨不得他人。不过,李某自问这身法箭技尚可,这一身修为来之不易,敢问一声,还有其他的选择么?”

“其他的选择?”庞范哈哈大笑一声:“兄台,大丈夫能屈能伸,你也是个妙人啊,既如此”

且说寒水门人寻得石窟,两人一猿冒着阴寒而猛烈的劲风,缓缓向石洞中进。便觉这石洞一路蜿蜒斜刺里上行,石壁光滑如镜,显然是常年被阴风吹拂所至。洞中阴风怒号,震得俩人耳膜生疼,巨大的噪音中,哪怕就是面对面说话也听不清楚。

“好冷!”高姓修者传音道:“田师兄,这风还真是冰寒刺骨啊。阴风窟,阴风窟,这风,说不定还真是从阴间透出来的,把人的骨头都冻透了。”说话中,高姓修者一挥手中蓝色弯刀,狠狠一刀斩在石窟之壁。

便听得“锵”的一声响,石壁上一星火花一闪而灭,留下了一道白痕。

“我的个天,这石壁究竟是什么玩意,咱这斩灵刀虽说只是上品灵器,但其锋锐却远远过了同阶的灵器,竟然连这石壁也斩不动,当真是邪性的紧。”高姓修者咋舌不已。

田姓修者提醒道:“师弟,且莫轻举妄动,须知这阴风窟中邪性的紧,危机处处,咱们还是谨言慎行,切莫毛毛躁躁,万一触动了什么机关,咱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对了,你说那么些修者陨落此间,不但遗留的宝贝没有一件,连具尸都见不着,自打入窟以来,我颇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生。师弟,万事要谨慎啊!”

“机关?不可能吧!”高姓修者明显不太相信的模样,“师兄,这阴风窟应该是天然形成的一处险地。怎么会有机关呢?不过,咱小心一些总没有错。”

说话中,俩人神情同时一震,在其神念感应中,同时出现了石洞尽头的景象。便如从一个长长的漏斗管道中逆向穿行,眼前豁然开朗,一下子来到了另一个广阔的空间。

相较于地下湖而言,这一片空间要狭窄了许多,从穹顶的弧度就能看得出来。不过,此间的地形却要复杂了许多。抬眼望去,四下隐然有碧绿的光球闪耀,虽然光线暗弱,但是修者经过伐毛洗髓,其视力远远过了普通凡人,凭借这萤火之光,足以隐约看清周遭的状况。

出得甬道,迎面就是一片断崖,崖下不知其深,但听阴风怒号,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仿佛狂一般自下而上,由崖底疯狂冲击穹顶,风势之猛烈,竟然比适才经过那石洞中的阴风狂暴百倍。单凭肉眼,甚至都可以清楚的看到阴风的轨迹。

阴风肆虐,自断崖正中直冲石窟穹顶,抬头望去,便见石窟顶端光滑如镜,显然是常年被阴风吹拂所致。

高麻皮仰四望,忽然露出震撼的神色,一指穹顶传音,正巧有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自穹顶掉落,便见石屑乱飞,仿佛被无形的斧凿切削一般,其体积急剧减小。也就落了个百米左右,这一块石头竟然彻底化作了齑粉。“我的乖乖,此间石头,连上品灵器也难以伤之,不料却被这风吹为齑粉,以此论之,这断崖下的阴风,岂不是比上品灵器还要厉害。

田姓修者凝目观察,望着断崖下的狂风,神色有了忌惮,传音回答:“应该不太可能。据说有一些修者灵根变异,拥有了风的属性,便能施展风的法技,厉害非常,削金断玉,易若反掌。但是,要想达到那般威力,不知得勤修苦炼多少日月。似这断崖下的阴风,生生不息,经久不衰,应该是天然形成,不可能拥有那般威力。”

高姓修者点点头,深以为然,便听对方继续说道:“以田某之推测,曾听传说中有人提及,这阴风窟的藏宝之地危险重重,不但毒虫猛兽无数,而且还有许多天然形成的危险,其中有一种危险叫做空间裂缝,乃空间极不稳定,以致有了碎裂而形成。这空间裂缝无形无相,游走不定,其锋锐比起级玄器还强悍。但凡碰到物体,轻易就能将其摧毁。我认为,这阴风断崖之中,应该是有空间裂缝存在,那掉落的石头一路被空间裂缝切削,自然化作了齑粉。”

“空间裂缝!师兄,您这知识真是渊博!”高麻皮此番算是心悦诚服了。“那咱们该如何渡过呢?”

“如何渡过?长着眼睛你自己不会看么?”田姓修者一指断崖上的两条岔道,一条岔道是一座宽阔的石桥,横跨了百米距离,直达右侧一片矮山。另外一条岔道则是一条铁索木桥,晃晃悠悠,破破烂烂直达左侧一片丘陵。

石桥与木桥,将断崖的空间分割,可以清楚的看到,阴风自石桥与木桥之间猛冲穹顶,受到穹顶的阻拦,自然向两旁逸散,复又倒卷而回,自木桥与石桥的外侧冲入崖底。那石洞中的阴风,其实仅仅就是阴风冲击穹顶后,一丝逸散罢了。

手指着石桥与木桥,田姓修者诘问道:“适才高师弟不是与我争辩,这阴风窟乃天然形成的险地,断不会有机关。既如此,那石桥与木桥又是因何而来?”

高麻皮搔掻脑袋,不好意思的服输,嬉皮笑脸道:“师兄观察敏锐,师弟我一向是很佩服的。其实呢,师兄也不必与俺较劲,您说没有我高某人的错误,又如何显出师兄您的真知灼见呢。”

“你小子就知道贫嘴。”田姓修者被这厮的惫懒模样逗乐了,一指眼前两座桥道:“断崖中阴风肆虐,偏偏这两座桥安然无恙,建桥之人能够在这满窟阴风中寻得这两个无风的通道,当真是厉害得很,以此观之,这两条路线上应该没有空间裂缝,正是通向彼岸的通道。此地暂时未见危险,师弟,你说通知龙冰他们进来不?”

麻皮汉子笑道:“如果师兄打算通知他们,早就放出传讯符了。又何必征询俺的意见呢。师兄啊,说句不该说的话,这些年来,郦师祖大力培养门徒,网络天资优异的修者。而大师祖与三师祖却一直闭关未出,以至门中多番大比,郦师祖一系占据了绝对上风。这样下去,咱们两系必将被压制啊,你看此番前来阴风窟寻找结丹机缘,咱们两系多少人,郦龙冰一系又有多少人。唐师妹那小子仗着郦祖的威风作威作福,竟然指派咱俩做那送命的先锋,当真可恶之极。我估计待会儿结阵,咱俩估计也讨不了好。”

田师兄点点头:“不错,褚师弟乃郦祖一系人马。此人居中指挥阵法,只需稍稍动动手脚,就能影响咱俩寻宝。”

高姓修者眼珠一转:“师兄,如今来了这藏宝石窟,不如你我二人先行探查一番,有什么宝贝咱俩平分,总好过便宜郦龙冰那小子不是?”

田师兄略一思忖,这才点头说道:“既如此,咱俩就别磨叽了,争取以最快的度探测一番,先捡名贵的、紧要的采了再说。最多十分钟,咱就必须得通知他们,否则的话,问起因何耽搁这么久,咱就不好交代了。这石桥与木桥,你选哪一座?”

“我选木桥吧!”高姓修者略做思考,很痛快的选择了木桥。

“当真是巧了,师兄我也是选择的木桥。”田师兄笑一声道,“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什么英雄所见略同,别看那石桥有如通衢大道,但这是什么地方,九死一生的阴风窟啊。处处危机,处处陷阱。看着是通衢大道,说不定埋伏着什么阴毒的陷阱呢。高姓修者暗自腹诽,随即展颜一笑:“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咱师兄弟此番携手合作,必然大有收获。师兄,请吧。”

而在另外一个隐蔽的石窟中,梁姓修者等五人正自隐伏在一处狭窄的通道中,一个个手持利刃,虎视眈眈的模样,防备着庞氏双魔紧随其后传送而来。

“李忠,唉!可惜了!”梁姓修者一声叹息。

“不错,这都老半天,以那双魔的脾气,估计李忠完了!”谢四海也是一声叹息,眼眶微红:“李忠兄弟甫一脱险,立即提醒谢某,要不是那一箭分了双魔的心神,老谢我说不定就此交代了,可惜啊可惜。”

说起李忠,众人皆伤感不已。两名女修也是双目含泪,一副伤心的模样。

屠姓修者一声怪笑:“大伙儿切莫伤感。真要是李忠现下传送过来,又该如何处置?”

红女修性子最急,闻言冷笑道:“李忠道友无恙归来,大伙儿自当庆幸,说什么如何处置,屠无情,你这是说的什么混账话。”

屠无情也不与之争辩,似笑非笑的望着谢四海道:“谢兄认为该如何处置?”

谢四海一瞪眼,“该如何处置,梁哥自有决断,哪里轮到我谢四海做主!”

“谢四海!你这是什么意思,别忘了李忠可曾好心提醒了你,要不是他一箭伤了庞范,你我能否逃生估计够呛。”闻听谢四海模棱两可之语,红女子大怒,“此番李忠兄弟面临生死危险,如果真能逃出生天”

“别说了!”梁姓修者抬手打断红女子之言,冷然道:“李忠的实力,咱们都很清楚。孤身一人对上庞氏双魔。米梅,你说他能撑多久?”

听得此言,红女子米梅略一皱眉,兀自争辩道:“万一,李忠他”不过,仿佛她自己也知道理由太过牵强,后半截话便如蚊呐一般,根本就听不清楚。

梁姓修者并指如刀,自上向下一挥,做出一个斩的动作:“咱们几人好不容易寻到了宝窟之地。此事不仅关系到大伙儿能否凝结金丹,也关系到大伙儿的性命。找不到西路前辈需要的灵药,不但咱几个活不成,还得连累家人性命。诸位,万事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啊。当真再遇李忠兄弟,所谓宁可错杀一千,咱们也只能对不起他了!大不了,其家人,咱今后多加照拂得了。”

屠姓修者道:“梁哥言之有理。为了宝藏,不管随后是谁传送而来,大伙儿都不要留手。不过,咱们总埋伏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咋去寻宝呢?”

谢四海也皱了皱眉,开口道:“那庞氏双魔修为强横,法技诡异。一人单挑咱们两三个不在话下。但观这石窟的地势,应该不是很大,如果咱们放任双魔进来,正好将咱们堵在这石窟之中。到时候就麻烦大了。趁其传送的瞬间予以重创,才是正确的防守之策。不过,以双魔之强横,没有三四人设伏,休想遮拦得住啊。可是,此间牵扯了人力,咱又如何探宝呢?”

梁姓修者拧眉一番思索,拇指一搓另外一只手上的戒面,手心中便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圆盘状的物事来。

“诸位,那双魔狡诈之极,必然想到咱们在此间设有埋伏,因此不敢贸然传送而来。说不定一直守候在外面,等待咱们出去呢。梁某以为,咱们尽可以放心寻宝,那双魔必不敢来。不过呢,为了万全之计,此间还是得设下埋伏。这样吧,你们四人且去探宝,梁某一人在此驻守即可,待我布下这个锁龙阵,哪怕双魔来了,短时间内也休想破了咱的阵法。不过,咱丑话说在前头,梁某冒着奇险防卫此处,大伙儿得了什么宝贝可不能独吞,到时候留下西路老魔所需之物,其余的可得平均分配才是。”

“梁哥言之有理。老谢、米梅、王岚,咱几个当着梁哥的面,以心魔个誓吧!”屠姓修者言毕,率先举起手来,盟誓道:“我屠无情以心魔盟誓,此行所得宝贝,绝无藏私”

有样学样,谢四海、米梅,以及那叫做王岚的蓝眉女修相继盟誓完毕,迅向身后石窟进。

田姓修者与高姓修者选了木桥进,俩人相互照应,落足无声,快向木桥彼岸而去,那木桥竟然没有半分晃动。

一想到桥身之外,说不定隐藏着恐怖的空间裂缝,一个不慎摔落下去,那后果想想就让人头皮麻。

留给两人的时间,最多也就十分钟而已。俩人抱着捷足先登,先拔头筹的心思,以铁猿开路,一路小心提防,脚下却没有丝毫怠慢,迅向木桥彼端行去。

两侧阴风肆虐,那风势,仿佛连这虚空也被吹得粉碎,让人胆颤心惊。

让人惊讶的是,深入那木桥十余米后,竟然再也感觉不到丝毫风声。

两人提心吊胆而行,满以为穿越这木桥可能会遇到些意外,但是行程却是异乎寻常的平淡,不过数息功夫而已,已然踏足木桥彼端。此间风势平常,触目所见,一片低矮的丛林,生长着奇异的草木,兴许是常年不见阳光,这些草木的颜色大都为褐色,叶片肥厚而圆润,看起来便如一个个巨大的蘑菇。

“咦!鼠崎草?”田姓修者游目四顾,忽见前方百余米处有暗红的光芒闪耀,其神念中顿时出现了一株椭圆形的灵草,叶片肥厚,草叶上长满了绒毛,远看便如一只山鼠一般。

“鼠崎草?”高麻皮也是一喜,传音道:“鼠崎草其实没有什么价值。不过,此草素来与九叶兰芝伴生。有鼠崎草的地方必有九叶兰芝。有九叶兰芝的地方也必有鼠崎草。九叶兰芝可是个好东西啊,天然就是佐药的好材料,如果炼制一炉丹药,在其中加入一片芝叶,不但能大大提升成丹率,而且还能增加丹药的功效呢。此芝价值不菲,师兄,咱今儿个了,还愣着干什么啊,快去找九叶兰芝啊。你不去,我可先动手了哦。”

九叶兰芝价值不菲,哪怕自己不会炼丹,以之佐药,随便拿到市面上,少说也值好几千灵石呢。刚进石窟就遇到了这般宝贝,田姓修者自不肯甘于人后,当即加赶上,“师弟莫慌,但凡灵药灵草,无不有妖兽守护,你我且莫被这灵草冲昏了头脑,无论什么时候,保住性命才是要任务。”

说话中,俩人迅来到鼠崎草盛开的地方,游目四顾,神色顿时阴沉下来,田姓修者眉毛一挑,忽然伸出手掌在地上一掀,一块地皮应声而起,其下却是空空如也。

田姓修者恨恨道:“该死的,究竟是谁,竟然捷足先登取了这九叶兰芝!师弟,你瞧这土色尚新,附近兀自有暗香残留,很显然,必定有人抢在咱们前面取走了九叶兰芝。而且,这个人应该刚刚离开不久。”

“究竟是谁取走了这九叶兰芝呢?”高姓修者的脸色也很不好看,目光四下一瞥,不自禁向田姓修者靠了靠,“师兄,你说取走九叶兰芝这人究竟是谁?”.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