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08免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品神探 > 第342章 出力最多

第342章 出力最多

小说:一品神探作者:君了了最后更新:2017-10-25 00:49:04
章第342章出力最多

感慨归感慨,刀砍在铁盆上那一道豁口只能证明刀很锋利,还是没有验证这刀到底沾不沾血。

周宁又一次深呼吸之后决定睁着眼睛下手,他举起bǐ shǒu,小厮吓得头皮发麻,紧咬牙根告诉自己不要乱动。

小厮原本没有害怕的意思,看到周宁刚才那一刀,他就没法不害怕了,这大人要准头没准头,还闭上眼睛,出刀还那么的卖力,换谁谁不害怕?

这回轮到小厮闭眼了,看不见心里能踏实点。其实最大不了起也就是被大人划一刀,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是真受不了。

周宁拿手上下比划,心里合计着这么划没用,这么试作用太小了。李玉轩身上可不是划伤,那是刺伤。

周宁噗的一刀狠狠的捅到了鸡肚子上,鸡受痛拼命的挣扎,小厮心里一惊便撒了手。

那只鸡身上带着bǐ shǒu,扑腾着翅膀连飞带跑的蹿到门外去了。陆清实在是忍不住乐了,这个笨蛋,杀个鸡还能把鸡杀跑了。

院子里人不少,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非但没人帮忙抓鸡反而纷纷给鸡让道儿。

直到听到大人着急忙慌的喊抓住它,抓住那只鸡。,大伙才后知后觉的去追鸡。

满院子的人追一只身上插着刀的鸡,陆清在后面看着,笑得肚子疼,这个公子真能折腾,这才是真真正正的鸡飞狗跳。

“抓鸡去。”周宁照陆清的屁股上就是一脚,周宁急得冒汗,他在这儿偷笑。

“抓鸡又不差我一个人。”陆清嘟囔着慢慢地朝前走,见一个小厮刚好挑着水走进院子,他冲那小厮嚷道:“用水泼鸡!”

小厮不管许多,陆清让泼他就泼,放下扁担提起桶,哗的一桶水就泼到了鸡身上。

鸡本来就扑腾得没多少力气了,这一下子羽毛都被打湿了更是沉重不堪,噗通倒在地上,蹬蹬两只小爪子,没一会儿就咽了气。

周宁走过去一提官袍蹲在地上静静的看着这只死鸡:“泼的好。”

不是说泼水有助于更快的抓住鸡才表扬陆清,而是泼了冷水有助于血液更快的凝固。

李玉轩死后这bǐ shǒu不是当时拔出来的,是仵作验尸的时候才拔下来的,那会儿尸体应该有点凉了。

等了一会儿周宁腿蹲得都有些酸了,他才把刀抽出来。刀一抽出来伤口处蹿出一股血线,喷得他满身是血。

他全不在意自己一身血污,只是定定的观察着bǐ shǒu。这bǐ shǒu只有吞口处积了一些血,正在一点一点往下滴,刀身连一个血珠都没沾上。

血若是完全凝固了,不沾血也是正常的,但是这血还在喷溅,血气还很热。周宁又扎了几刀,刀身就是不沾血。

命人从厨房拿把钢刀过来,怎么扎刀面都会沾上血。同一只鸡,不同的刀,足以证明这刀真的是不沾血的。

一把削铁如泥又不沾血的刀,它的主人绝不是一般人。周宁早就料到凶手是一个大富大贵的人,现在看来这个圈子又要缩小不少了,这人绝对是个贵到顶点的大人物。

要想找到它的主人,首先要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刀。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找到了一条比较有价值的线索,有了摸清真相的方向。

周宁开开心心的回去换了衣裳,洗个澡然后出来吃晚饭。陆清早早的吩咐下人把晚饭重新热一遍,周宁饿急了吃的有点多。

吃的太饱不宜马上就睡,周宁挑灯夜读也是长年的习惯,他拿起秦锦送来的那份卷宗,仔细的看了一遍。

字字句句几乎都能原样背下来了,也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秦锦认定杀害小候爷李玉轩的凶手是徐士卿,而徐士卿这个人又没有找到。

一夜好睡,第二天周宁习惯性的早起。吃过早饭,他对陆清说道:“顺轿恩济寺。”

陆清赶紧的安排人手,很快轿夫、衙役都到位了,周宁一大早晨就坐轿去寺庙了。

那徐士卿在恩济寺住了很久,周宁自然要过去了解一下情况。庙里的老方丈闻报大理寺正卿来了,急忙率领众僧出山门迎接。

寒喧两句,周宁给佛祖上了柱香,留了些香火钱,之后便直奔正题的问起关于徐士卿的事。

老方丈倒没有隐瞒,徐士卿的事他很清楚。

原来徐美娘和徐士卿是姐弟俩,父母都已亡故,没有钱住客栈便在他这里租了一间寮房。

徐士卿在这里攻读准备参加春闱,徐美娘在佛前进香为他祈福,不料被国舅爷沈三给看到了,结果直接就把她给抬进了国舅府。

徐士卿以为自己金榜题名就能救姐姐出火坑,结果他又落了榜。徐美娘在国舅府过的谈不上好但也还不错,隔三差五的过来zhōu jì弟弟,劝弟弟要听天由命,劝他好好读书,希望他下次春闱能登上金榜。

姐姐已然认命,自己又功名无望。徐士卿留在这里,徐美娘必然惦记,有点小钱就巴巴的给他送过来,长此以往她在府里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徐士卿便对姐姐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他要四处游行以增长阅历。徐美娘给他准备了衣物和银两送过来,他送姐姐回城之后收拾一下行囊,第二天早早的坐船走了。

那桩惊天大案是三四天之后才传到寺院的,徐士卿走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姐姐遇害了。

周宁做轿回大理寺的时候,心里一阵暗叹。只要亲自过来找方丈聊聊就能查得清徐士卿根本没有做案嫌疑,秦锦却只是派下人查了一下徐美娘出府的目的,连徐士卿跟徐美娘到底是什么关系都没弄明白。

徐士卿贫寒得连客栈都**,他要是有这么一把宝刀恐怕早送当铺去了。

再说他不过一介书生,纵一时意气杀了人,又哪有全身而退的本领?就算他逃离了现场,也没有那么好的心理素质从容淡定的回到寺院,就算他回到寺院至少也是连夜逃跑了,还能安稳的等到第二天?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