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08免费小说网 > 悬疑小说 > 枕边尸香 > 第七百三十六章 被圈养的生灵

第七百三十六章 被圈养的生灵

小说:枕边尸香作者:黑岩铆钉最后更新:2017-10-25 00:32:37
我们交谈几分钟,洞口的两张黄符突然发光,耿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抽出手里的长剑,我这才看清那是把木剑,他趴在洞口,神情专注。

不多时外面传来鸡叫,我瞬间站了起来,小灵按住我的手说,“没事,洞口有道符遮掩,领魂鸡察觉不到我们的气息,黑袍人也找不到。”

果然,没多时鸡叫声就走远了,耿浩从地上爬起来,我就急忙问他:“什么时候去苏家村?”

小灵将我拉到旁边,低声说,“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还是先回去吧!”

我听到苏家村和凶脉,脑袋里充斥着的就只有仇恨,回去跟着母老虎,想报仇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而现在机会就摆在眼前,绝不能错过。

何况上学的时候就知道崂山是道门圣地。我想他们在怎么都不会太坏。

“小兄弟,凶脉的事我们几人肯定不行,还得先回山门。不过你既然拿到龙眼,就必须跟着我们,如果不打算跟随,龙眼你也不能带走。”

耿浩的意思很明了,凶脉的事没解决,他们不会抢龙眼,但也不能带回去。他的提议也正好合我的意。龙眼是媳妇姐姐的,用完必须给她,何况想知道她跟苏家先祖达成什么协议,它也是突破口。

想起来这事,我才记得之前要问小灵的问题,母老虎跟苏家先祖达成协议,那她活了多少岁?怎么现在看起来跟二十出头没啥区别?可惜有外人在,我也不好询问。

小灵见我点头同意,顿时愁眉苦脸,悄悄说,“崂山的臭道士肯定能认出我的身份,到时候会惹麻烦!”

她不提我都没想起来,小灵是小狐狸,要是被识破该怎么办?一时间我也没了办法。

耿浩见情况有变,以为我是害怕路途遥远,解释说,“崂山在附近有驻地,我们不需要到山门,叫上我师叔后就可以前往苏家村。”

我看了眼小灵,她松了口气,悄声说,“只要不是崂山掌门,他们看不出来。”

我清楚小灵的爷爷、尸王、小胖子的爷爷还有母老虎都不是寻常人,听到这话也不足为奇。既然没问题,回头就应了耿浩。

黑袍人没走远,不多时又从外面路过,中午时分耿浩出去了趟,回来才说可以走了。出洞的时候给了我两张符,说贴在龙眼上,气息就不会外露。

可能是我修为浅薄,感觉不到龙眼上有什么气息,但还是按照他说的做了。

出了山洞后继续往山里走,路过藏石兽的地方我还有些担心,那是家里看门的东西,要是丢了怎么办?

我悄悄跟小灵说了,但她让我别担心,说那东西认主,其他人搬不动也无法驱使,如此我才算安心。

耿浩带着我们在山里走了五天,最后才到他说的驻地,里面的人穿着现代衣服,但却没有车辆等现代电器,房子也是类似媳妇姐姐家的青砖碧瓦。

小灵悄悄说,“像这种不为人知的古村落还很多,不要大惊小怪。”

我点点头,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毕竟前几年发现的诸葛村,差不多就是这种村落。

耿浩引着我们到一栋大宅院前面,外面看着比媳妇姐姐家大,里面的装饰就差远了。才坐下没多久就来了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刚进客厅就迫不及待的问,“龙眼在哪?”

我和小灵顿时戒备,警惕的盯着老者,秋狄站起来说,“师叔,龙眼被他们先拿到了,不过会跟着去苏家村凶脉。”

老者有些惊愕,目光朝我们看来,很快就平静下来,“小友,龙眼能不能给老夫看看?”

我猜龙眼对他们来说只要存在就行,否则人多势众,完全可以强行抢夺。我想通这点后直接拿了出来。

但老者在接龙眼的时候。突然看见我左手的戒指,眼睛瞬间变得明亮,翻手就抓住我的手激动的问:“小友,你这戒指上的宝石从哪来的?”

“我的结婚戒指。买的!”我眉头微皱,赶紧缩回手,把龙眼塞到他手里。

老者“噢”了声。恢复正常后又问:“这是阳眼,阴眼呢?”

我看了眼小灵,她极不情愿的拿了出来,老者随便看了眼就还了回来,拉着我问道:“你可知戒指上的宝石出自何处?”

“不知道,戒指是托人买的,我也不清楚从哪里来!”我有些困惑,感觉这老头对戒指特别感兴趣。但我只是猜测特别珍贵,别的媳妇姐姐也没说。

耿浩他们也都愣住了,秋狄狐疑的问:“你真的结婚了?”

“我骗你做什么!”我瞪了她一眼,好像我有老婆是件很奇怪的事。农村里十四五岁生娃的多了去了。

老者拉着我的手不放,“小友。我们出高价,你把戒指卖给我怎么样?”

我立刻摇头,戒指是媳妇姐姐送的,怎么也不能卖掉。老者继续说,“两千万,不少了!”

我还是摇头,现在对钱没多少概念,如果是在社会上混迹过几年,说不定真的就卖了。

老者叹了口气,“实不相瞒,这颗宝石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它能救人一命。”

“师叔。你是说它能救我师父?”耿浩猛的站了起来,眼睛都在发光。我急忙护住左手,退到椅子后面,“你们想都别想,而且这戒指取不下来!”

秋狄冷笑,“年纪不大就满嘴跑火车。以你的年纪根本不可能成婚,而且救人一命,那是你的功德。”

我见他们都站了起来,顿时急了,掏出龙眼说,“这东西给你们,戒指你们想都别想。”

“龙眼有主,我们只是借来压制凶脉,占为己有不过是自找麻烦。”耿浩的声音也冷了,步步逼近。

但老者却伸手阻止,“耿浩,小友不愿让出来。我们也不必强求。”

耿浩还想说什么,老者呵斥了一声,他们才不甘心的退下。随后老者离开,吃过饭后耿浩就安排我去休息。

我进房间前看见他满脸愁容,忍不住道:“我不知道你师父的事,但戒指对我来说同样重要。”

“嗯!”耿浩打断我的话。“早点休息吧!”

我本来想说可以让媳妇姐姐看看,可转念一想,要是把人带回去她不救,那不就糗大了?索性什么都不说。

奔走了几天,我差不多是沾到床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感觉左手无名指特别疼。醒来才发现全身都不能动,人也被绑在床上,耿浩三人正用把着我的手想把戒指取下来。

我大叫一声,咒骂起来,可是三人不管不顾,扒得我手都要脱节了。戒指还是没动。

而此时房门被推开,白天的老者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几个陌生人,他走到床边,看似和蔼的说,“别怕。钱我们会给你,不会亏待你。”

后面跟来的人立刻掏出锋利的手术刀,我顿时明白他们要做什么,放声大喊:你们伤了我,我老婆不会放过你们。

“满嘴胡话!”秋狄哼了声,“土不拉几的。你要有老婆,天底下就没光棍了。”

“你们……”我吓得都快哭了,可身体就是不能动。

耿浩说:“戒指取下后会把你的手指接上,保证完好如初。动手!”

拿刀的人急忙走了上来,将我手指强行弯曲,唯独留出无名指,我脸都白了,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别砍,我取给你们就是。”

戒指我也拿不下来,只是想要缓缓,见拿刀的人停下来,我急忙说,“我老婆家里还有很多,我让她给你们送来,要是砍了我的手指,她生起气来很可怕。”

爷爷没了,媳妇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遇到危险想到的还是她。秋狄翻了翻白眼,“别听他胡说八道,灵石这么珍贵,怎么可能有很多。”

老者嗯了声,示意动手。

白晃晃的刀落下来,我吓得怪叫。而就在这时门突然被踹开。小灵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你们要是伤了他,整个崂山都要陪葬。”

我以为小灵有些本事,肯定能阻止他们,可是她话才说完,后面就跟来几个人,不由分说的把她按住。

她满脸愤怒,不断挣扎。可是拿刀的那人丝毫不顾,抬手就砍了下来。

见状小灵突然停止挣扎,嘴里威胁的话也不喊了,声音很冷的说:“白公主!”

老者和拿刀的人听到白公主,身体轻微的抖了下。手术刀悬在距离我手指几厘米的地方。小灵见有希望,继续说,“他老婆是白公主!”

老者眉头微皱,“你说的是那个白公主?”

“万灵峰下的白公主。”小灵的话好像有魔咒,整个房间悄无声息,在场的人都怔住了,我也有些懵,如果媳妇姐姐真的是公主,那我的小名小驸马且不就是……

然而只是几秒,所有人都笑了。

秋狄更是笑弯了小蛮腰,指着我和小灵说,“你们两人都一个德行,满嘴胡话。万灵峰下的白公主会嫁给这个小鬼头?动手,别管他们。”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