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2008免费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娱乐圈之谁是孩子他爸 > 第167章 特别番外(五)

第167章 特别番外(五)

小说:娱乐圈之谁是孩子他爸作者:白薇薇最后更新:2017-10-24 23:53:01
另一边,权至龙因为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拼命工作,不仅让金南国、东永培、姜大城和李圣贤他们看不下,连杨社长也看不下去了。乐文

这是他最出色的弟子,可不想他就这样毁了,所以,杨社长让东永培他们强制将权至龙送回家去休息。

权至龙也知道留不下来,所以,也没有反抗,直接让东永培他们送回了家。

将权至龙送回家之后,东永培、姜大城和李圣贤都不放心,所以,三个人也不打算回去了,直接就在权至龙的公寓住了下来,反正这里他们都熟悉,和自己家没有什么两样。

权至龙也没有说什么,知道他们担心,索性就让他们留在这里。

回了房间,拿了睡衣,权至龙直接进浴室洗澡,如今他什么都可以不记得,唯独记得妍妍的所有事情和喜欢,妍妍很爱干净这事他一直记得,因为妍妍不喜欢他不讲卫生,所以,他再忙碌,再拼命工作,每天都会空出些时间来洗澡。

洗过澡,权至龙直接来了客厅,心里烦闷,所以,他直接走向酒柜。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命运就是如此安排的,权至龙拿的就是崔圣贤当初带来的那瓶红酒,不过,他并不知道他们互换的原因可是因为喝了这瓶红酒。

拿了一个高脚杯,倒了一大杯红酒,一口气将杯里的红酒喝下肚。

权至龙看着坐在客厅一脸担忧的东永培、姜大城和李圣贤,他想说他没事,想让他们别担心,可是他做不到,他也说不出来。

眼前这些人是他的兄弟,也不是他的兄弟,原本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觉醒来,什么都变得不正常了。

拿着红酒和酒杯,权至龙走到落地窗边坐了下来,看着外面闪烁的霓虹灯,明明是一样的世界,明明身边的人都一模一样,为什么唯独就少了一个你呢?

想到这里,权至龙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口喝了下去。

李圣贤起身想要阻止权至龙这样喝酒,东永培伸手将他拦了下来。

“永培哥,至龙哥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李圣贤真怕权至龙会这样倒下去,以前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都没有这么担心过,可这一次,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他能感觉至龙哥处于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状态。

东永培冲李圣贤摇摇头,将李圣贤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我也知道,可是你想想这些天至龙那么拼命的工作,什么都不想去想,整个人都不稳定,还不如就这样让他醉一场,或许明天醒过来他就没事了。”

“可你也说了是如果,如果至龙哥明天醒来还是这样呢?”李圣贤很担心,他不知道至龙哥这是怎么了,可是他怕至龙哥的身体会垮掉。

“如果他还这样我们再阻止他也不迟,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陪着他,看着他,他怎么好过怎么来。”东永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暴躁的权至龙,那模样,如果再不让他发泄一下,他怕至龙会疯掉,如果可以,让他醉一场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能让至龙心里舒服一点。

姜大城一脸担心,却什么也没有说,因为他知道说了也没有用,只是时不时的看向落地窗边的权至龙。

权至龙将手上的红酒全部喝完,起身想要再拿一瓶,身后突然出现了妍妍的声音。

“至龙,你喝酒可以,可是不能喝醉,不然有女人想要趁机占你便宜怎么办?如果你让别的女人点了便宜,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到时候你就得一直睡书房了。”

迅速转过身,可什么都没有,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叶可妍,什么都没有,权至龙开酒柜的手不由垂了下来。

原来是幻觉,是了,妍妍怎么可能在这里呢,要是在,他怎么可能找不到她呢!

将手上的高脚杯放在桌子上,原来想要醉一场,可是现在他没有喝酒的想法了,因为妍妍不喜欢他喝醉,因为他身边想要攀上他的女人太多了。

这里虽然没有别的女人,可是喝多了,妍妍还是会不开心的,因为她最关心的就是他的身体健康了。

伸手捂住双眼,眼泪不由自主的涌了出来,透过指缝落到了地面,他不想流泪,可是现在他却忍不住,他不想脆弱,可是让他坚强的人却不在他身边。

“至龙,怎么了?”东永培见权至龙突然不拿酒,而是捂着双眼,以为他不舒服,有些担忧,却没有冒然上前。

权至龙摆了摆手,深吸口气,“我没事,永培,大城,胜历,时间也不早了,我去睡觉了,你们也早点休息。”说着,权至龙转身回房。

东永培、姜大城、李圣贤三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才还喝酒喝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去睡觉了。

虽然奇怪,但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只是交换了一个眼神。

权至龙回到房间,直接往床上一倒,拿着被子盖到头上,如今,他只要一想到妍妍可能会因为他不见或是昏迷而哭泣就心疼的不得了,恨不得立刻回去。

可是,现在,却由不得他作主。

躺在床上,拉下被子,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回想着他和妍妍的以往,不知道是太久没有好好休息还是红酒的后劲上来了,权至龙迷迷糊糊之间就睡着了。

天蒙蒙亮,叶可妍就醒了,她昨天因为权至龙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失眠,后半夜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太困了还是因为其他,迷糊间睡着了。

看着权至龙微松的手臂,立刻拉开他的手,拉开自己和他的距离。

望了望放在一边的闹钟,六点五十分,她睡了两个多小时。

伸手将被子给权至龙盖好,叶可妍起身拿了一件衣服披好,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边,双眼静静地看着权至龙熟睡的脸。

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觉得至龙没有离开她,一直陪着她。

等到天亮了,他醒来的时候,现实就会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她的老公,每每这个时候,她都会心痛的想哭,可是,她不能哭,因为不能吓到孩子,因为,对于其他人来说,至龙还是至龙,什么都没有变。

想到这里,眼泪不由落了下来。

叶可妍很想不哭,忍了这么多天,她一直在等着他回来,可是,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每天晚上睡觉她都告诉自己,他明天就会回来,可是他醒来却还是不是他,每天带着希望入睡,醒来又开始失望,周而复始,弄得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以前,她怕的是原主会回来,而她会离开,却没有想到原主没有回来,她也没有离开,至龙却和另一个世界的他互换了。

老天爷真是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这一次,至龙会回来吗?

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可刚刚抹去,眼泪又落了下来,抹又抹不掉,叶可妍干脆不抹了,任由眼泪在脸上滑落,反正现在没有人看到,反正那个舍不得让她落泪的人又不在,她还有什么好注意的。

不知不觉,天越来越亮了。

光线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权至龙不由伸手挡了挡,侧了侧身,背对着光线照射的地方。

叶可妍看着侧身的权至龙,看他这样应该是快醒了,立刻起身往浴室走去,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有些红肿,看得出哭过,有些狼狈。

用冷水毛巾敷了敷眼睛,看着虽然好点,但依然看得出来哭,她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等下做早餐的时候多煮个鸡蛋敷敷就行了。

出了浴室,看着床上还在睡觉的人,叶可妍虽然有些期待,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毕竟,昨天不过是试一试,并不一定就会成功,毕竟共同点虽然少,但也不止喝酒这一个,指不定是别的原因呢!

权至龙醒了,却一点都不想睁开眼睛,因为他怕睁开眼睛之后又是一阵失望,这些天,周而复始的失望让他也快疯了。

叶可妍没有多想,走到床边,看了看时间,七点三十分,今天周六,糖糖、果果他们不用上学,不会这么早起来,所以,她也不用急着去做早餐。

“至龙,该起床了。”因为权至龙服完兵役回来早上有锻炼的习惯,他也一直保持着,偶尔睡个懒觉,醒来也会补上,这些日子,人是换了芯子,叶可妍也没有让他停下来,一直让他坚持锻炼。

听到叶可妍的声音,权至龙以为又是他的幻觉,眼珠动了动,却依然不愿意睁开,他怕一睁开,又是什么都没有。

看着权至龙眼珠动了动,眼睛没有睁开,叶可妍就知道他醒了,以为至龙没有回来,所以他才不睁开眼睛。

“行了,快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今天是周六,糖糖、果果不用上学,等你锻炼完了,我们一起去爸爸、妈妈那边……”

权至龙听到这里,睁开眼睛,看到叶可妍的那一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将人拉进怀里,感觉到她的体温,他才相信他是真的回来了。

叶可妍被他这么一抱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伸手就想要推开他。“放开我,听到没有,不然,我不客气了。”

“妍妍,妍妍……”权至龙紧紧地将叶可妍抱在怀里,恨不得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里,再也不分开了。

听着他的低喃,叶可妍的身体不由一僵,是他吗?“至龙,是你吗?”她也害怕,怕这是她的错觉,这近二十来天,她失望的快要崩溃了,她怕这是她的错觉,真的很怕。

权至龙翻身将叶可妍压在身下,两人四目相对,“是我,妍妍,我回来了。”

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叶可妍就知道是他回来了,真的是他,确定了是他,叶可妍的眼泪便流了下来。

伸手搂住权至龙的脖子,紧紧地搂着他,“太好了,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两人相拥而泣,这一刻,权至龙和叶可妍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抱着对方。

待冷静下来以后,权至龙抱着叶可妍进了浴室,两人简单的洗漱一下,然后说了一下近二十来天的事情。

权至龙这才知道原来他和另一个自己互换了,不过,他很高兴,妍妍认出来了,即使那是另一个自己,他也不愿意他靠近妍妍,还好,妍妍认出来了。

看着叶可妍有些红肿的眼睛,权至龙牵着她出了房间,这个时候,糖糖、果果、元宝、金豆还没有起来,正好给了他们时间。

两人用冷毛巾敷了敷眼睛,又煮了几个鸡蛋,在眼睛上敷了敷,两人的眼睛才看起来正常了些,至少看不出两人哭过了。

因为这次分离,权至龙比以前更加粘叶可妍,而叶可妍也粘着权至龙,因为他们还没有平静下来。

权至龙干脆跟公司请了几天假,专门在家陪叶可妍和四个孩子,想着将这二十来天的分离给补回来。

而另一个世界,权至龙醒来看到熟悉的公寓就知道自己回来了,心里很是失落,他虽然知道可能会回来,却没有想到这么快,他还以为至少要试上好几次呢!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她开心了。

压下心中的失落,权至龙笑了笑,这个世界没有叶可妍,没有糖糖、果果、元宝、金豆,所以,这只是一个梦,一个美梦。

现在,梦醒了,他也该继续他的生活了。

洗漱之后,权至龙出了房间,看到一脸疲倦的东永培、姜大城和李圣贤,就知道这些日子另一个自己的到来让他们受累了。

“至龙,起来了,头疼不疼?要不要喝杯蜂蜜水?”东永培见权至龙出来,看起来似乎已经恢复了,反正没有了前些天的狂躁感。

权至龙知道他们担心,笑了笑,“不用,我的头一点都不疼,你们看起来没有睡好,再睡一觉吧。”也不说破,有些事情,说穿了就没有意思了。

姜大城看着微笑的权至龙,心里稍稍放心了一些。“至龙哥,饿不饿?我去买早餐。”

“是啊,昨天喝了酒,还是吃点东西的好。”李圣贤看着权至龙这个样子,高高挂起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看来,听永培哥的没错,让至龙哥醉一场就好了。

权至龙知道他们是关心自己,不过,看他们一夜没有睡,还是让他们早点休息的好。“我自己弄点吃的就行了,你们去睡觉吧。”

“行,我们去睡一觉,你这些天也累,好好休息几天再去公司。”东永培也不跟他客气,看他是真的恢复过来了也放心了,所以打了个哈欠,起身就准备去睡觉。

点点头,权至龙没有拒绝。“嗯,你们去睡觉吧,晚点等你们起来了,我们在一起去吃饭。”这大半个月不在,很多事情他都不知道,趁着他们去睡觉,他也把这大半个月发生的事情给理一理。

东永培、姜大城和李圣贤都点点头,然后各自去房间睡觉。

等他们进了房间,权至龙环视一周,看到桌上的酒瓶和高脚杯,不由苦笑,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合,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又同时喝了一样的红酒,难怪,他会回来了。

这瓶红酒也喝完了,看来,他是没有机会再做‘美梦’了。

真是可惜了。
目录

目录

阅读设置

设置